這場婚姻既然認清是自作孽,又已經是一個母愛大爆炸的孩子的媽,就算新生活負評不斷累積,都只能抱著幾絲希望的努力去適應。

 

在一個依然疲憊不堪的某夜,我刷洗著彤彤的奶瓶,心裡惦記著隔天一早公司的會議,等等似乎還需要時間修改簡報,唉,好累。此時老公忽然晃進廚房,說:「ㄟ,我累了,先睡了。

 

我轉身正要開口,只見到他的背影。「唉,我也好想去睡覺啊,怎麼不是你來洗呢?」我嘀咕著。啊對了,忘了告訴他明天我要早到公司,需要早出門。我趕緊擦乾手後跟進房間,然後,就在這個摸門….

 

我銳利的雙眼,剛好看見他那因練健身而滿是肌肉的腿,正用一個非常優美的弧度~『跨』過掉在地上的本姑娘的衣服。

 

my goodness...我立刻怒髮衝冠:「這位先生,你難道~不會~幫忙~一下嗎?

 

?」他完全沒意識到我在說甚麼。我手指了一下那件被他神之一跨的可憐衣服,他才反應過來,回:「哈哈。」然後就鑽進棉被裡了。

 

喔,哈哈?

喔,哈哈?

這就是你的回應嗎? 我以為你會因為我的提點而回頭撿一下呢。

 

由於這神之一跨太令我SHOCK,從那天起,我開始仔細觀察這位擁有健美長腿的老公的行為,

客廳的紙屑,跨~

廁所的浴巾、牙刷,跨、跨~

彤彤的奶瓶、圍兜、磨牙玩具,跨、跨、跨~~~

 

天啊,實在太威了。

 

他當然不是故意不撿,反而是打從心底覺得這彎腰舉手之勞與他"無關",此時大膽逆媳只能默默佩服婆婆教育的成功啊~喔不,是佩服婆婆40年的辛苦啊~

 

結婚後才真正體會,老公這角色,不只是情感宣洩的對象,反而更像是一種『夥伴』的概念,我們一同創辦這個叫"家"的公司,不管他當初投資多少金額挖角()我過來,送我多大的戒指,或我當初在資訊不透明又本身幾乎鬼遮眼的情況下心甘情願加入,我們依然不是彼此的『老闆』、也不是彼此的『員工』,即使剛開始的工作範疇有些凌亂、責任歸屬尚未分明,但這彎腰舉手之勞應該還是可以互助的吧。

 

我必須想個法子來剁掉這神之一跨!

 

於是,經過幾夜的思量,我決定施行了一個稱『你不我也不』的策略,也就是你不撿、我也不撿,你不掃、我也不掃,你不洗、我也不洗,你不做、我也不做。反正只要確保這個家不要長霉不要變垃圾堆一切能過活就好。就看誰的氣長!

 

 

然而就在這個策略施行了近一個月,娘家媽媽來訪。

 

哇,房間也太亂了吧。垃圾桶怎麼沒裝垃圾袋? 廁所馬桶會不會太髒啊。」娘家媽媽陣陣驚呼,完全不敢置信她女兒住在裡面。我笑著把策略的源起仔細說了一遍,還很驕傲自己有堅持沒退敗戰鬥力十足。原本以為媽媽一定會秀出大拇哥來個狂按讚,沒想到她卻說:「妳婆婆...沒說甚麼嗎?

 

啊,對齁,還有婆婆。

 

好了啦,不要再比誰懶了,家裡環境乾淨對彤彤比較好。」媽媽回家前又囑咐我。

 

 

送媽媽回家後我才發現婆婆的臉真的有拿麼點臭。

 

因為,當我正在對抗頑強的她的兒子時,她已經默默的把家裡的公領域打掃的乾乾淨淨。我似乎還能感受到她強大的怨念,或許邊打掃邊不解怎麼家裡多個人但她還是要做一樣多的事吧?

 

 

唉,原來我跟他創辦的這個公司,還有第三勢力在制衡著。老公或許能大膽又自在的把這個第三勢力視為他的『員工』,但弔詭的是,這個第三勢力可能視我為她的『員工』。

 

最後,我只好承認這個策略徹底失敗,不但沒改變到老公一根寒毛,身為彤彤的媽媽,也沒把她放在第一順位,又在好媳婦榮譽榜上,累積了一個叉。我的心情掉到谷底。

 

 

 

記得從前夫妻之間有任何不愉快,我可以穿美美拎包包甩個門,跑百貨跑酒館跑海邊,多有氣勢啊;生了孩子後,引起吵架的點更多,但我卻只能拿奶瓶帶尿布抱嬰兒,跑哪兒呀跑?

 

 

回想起這半年歷經事業的挫敗,自尊心都還在療傷呢,加上夫妻、婆媳關係的不順,偽單親的疲累終於讓我下了一個任何人包括自己都萬萬沒預料的決定,

 

 

 

育.嬰.假。

 

 

 

 

(to be continued....)

 

 

 385419_10200781152517602_1446829095_n  

 

(那年春節好冷,彤彤包的暖暖的,雖然還不能吃年夜飯,但有紅包可以拿...)

 

 

更多小故事在FB粉絲專: 快來按讚追蹤吧 一起聊昏陰

https://m.facebook.com/crazy.crazycamel/

 

15442151_10154787001511613_6339802884626193245_n.jpg  

 

創作者介紹

癲搗的雙峰駱駝

癲搗的雙峰駱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