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彤姐是在310個月的時候進入小班,班上有28位同學以及2位老師。當時她已經學會上廁所,不須倚賴尿布,所以,我一直以為我要面對的,只是「分離焦慮」以及「反覆生病」,而這些問題時間久了總會擺平,卻傻傻無知覺:送大寶上學不是媽媽該慶賀找回部分自由,而是媽媽角色正式進化的開始。從上學第一個月….

 

(1)

剛入學的某一天,我特別提早去接彤姐,恰巧看見她在大哭。喔,是分離焦慮吧?

 

老師蹲在她面前安慰,而我小心翼翼,怕她因為看到我哭更大聲,我刻意繞到她看不見我的角度,默默觀察劇情發展。等了3分鐘吧,彤姐沒給老師面子,音量依舊。

 

忽然,我耳朵就是這麼尖的聽到老師換用非常嚴肅的語氣,說:「好了! ! 不要再哭了!! 妳未免也哭太大聲了吧!!

 

那瞬間,我非常捨不得。然後我必須承認,我感到有點生氣。

 

我輕敲教室的門,微笑叫了彤姐的名字,老師一眼認出我,便直接牽著彤姐出來。當然,我們談了幾分鐘彤姐的狀況,我也完全理解老師的立場。

 

回家路上彤姐只問了弟弟是不是在睡午覺,以及她能不能有點心吃,之後就跟著我一路安靜地走。有些衝擊沒預期的在心裡轉,沒有人喜歡自己的孩子被他人碎念責罵汙辱貶低巴拉巴拉,不論大事小事或根本沒甚麼的事,也不論那個人是朋友是路人還是老師,媽媽揪著的心就好像媽媽才是當事人

 

然後我才發現,正因為彤姐沒有給保母帶過、沒去過托嬰中心,送她去上學,真的沒這麼簡單,代表著是我學習「放手」、信任老師的開始。而幼稚園老師就是我必須要去信任的第一個對象。當然,我也不願意變成傳說中的恐龍家長啊(摀臉)

 

心態調整,我開始試著練習從旁觀察、忍耐,她是不是快樂? 這樣就好,即使有點難度。

 

 

(2)

經過了大約兩、三個月,彤姐終於適應學校生活,每天都充分發揮她喜好觀察人的個性以及嘆為觀止的記憶能力。從背誦全班同學的姓名與對應座號,到鉅細靡遺地分享當天誰誰誰因說了或做了甚麼而得到老師的賞罰。剛開始,我很開心她終於能花心思在班上,但卻漸漸開始發現,挑戰還在後頭……

 

因為上學,是社會化的開始,孩子必須學習依循規範,他們也會彼此模仿,產生群體行為。在這過程中,孩子像是一個超強海綿體,不只好的、壞的也學。壞的,三不五時就會來嚇我,尤其是言語方面的不尊重:「我不要妳了!」「我不喜歡妳了!」「我不想聽妳說話!」「妳聽不懂嗎?」「妳不是我的朋友!」「妳一點也不厲害!」等等,肢體方面則是學到各式各樣生氣與耍賴的招式,踢腿、吐口水、尖叫等等,對我來說這些行為就像引信,會立刻點燃我的脾氣。我會很直覺地說:「妳在幹嘛?這是學誰的????」然後,她露出"聽不懂"的臉,我才意識到,我好像正在摧毀學校、同學在她心中的形象。

 

所以我試著找尋別的方法,維持心平氣和,瞭解這個行為的來龍去脈,再花個一兩個禮拜勸說與調整,嚴重的時候我會趁接送時跟老師報備,請老師在班上處理,或者跟其他同學的家長聯合作戰,妳的孩子妳解決、我的孩子我解決。好吧,當然,有時群體行為只是孩子間的遊戲,他們發現哇,原來一起作怪這麼刺激!!

 

她最常問:「為什麼別人可以、但她不行?

 

我深深感受到同儕的影響,即使教室有老師,孩子依舊很需要父母的幫助,我必須用"正面"的態度,幫助她"理解"在幼稚園這個小小世界所發生的大小事。甚至在這個過程中,我還必須忍耐,孩子那張變得比三歲豬狗嫌還臭的臉。

 

 

(3)

而彤姐在這一年中,遇到最棘手的,大概就屬交朋友這個問題了。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大約是下學期中段吧,彤姐忽然變得心情低落、浮躁。只要我沒有騎腳踏車去接她下課、或下課時沒有給她帶小點心,她就會立刻在大庭廣眾下亂發脾氣。但是,我問她學校發生甚麼事了? 她都說沒事。

 

剛好,五月第一個禮拜是學校開放家長進班看課的日子,稱【家長參與週】,我可以待在教室,親眼看她上課的狀況。

 

哪尼,果然不對勁,一直以來我認為活潑愛笑、熱衷表現的孩子,不但活動參與慾望低,臉上也失去笑容。然後,我看見一位彤姐常掛在嘴邊的好朋友,臭著臉態度冷淡,甚至在彤姐不小心撞到她的時候,對著彤姐大聲尖叫。

 

喔,我好像找到原因了!(撥眼鏡)

 

當天我就立刻告訴老師,我要與他們「個別談話」。(學校每學期都提供一次家長與老師單獨面談的機會,時間約1小時。)

 

兩天後面談,我描述了彤姐的狀況,為了避免老師感覺我偏袒自己的孩子或間接批評到其他孩子,我用詞謹慎。事實上,這次的面談我還打了草稿。

 

老師聊著,小班的孩子對於「交朋友」還懵懵懂懂,他們認為只要在一起玩就是朋友,也可以每天換朋友。通常要到中班甚至大班才會有固定的交友圈。喔,我完全明白,確實年紀還小,她還在學習跟各種不同個性的同學相處。只是,如果遇到一個她剛好很重視的、每天卻用很糟糕的態度對待她,若是你,你會開心嗎? 任誰都會心裡不愉快吧。更何況以前在家的時候我還常跟她說「去學校可以交到很多好朋友喔」

 

我說:「我有試著告訴女兒試試看換朋友或鼓勵她去找其他同學。但是,她的個性非常執著,再加上我進班的觀察,發現她們分組竟是坐同一桌。我完全不能想像她每天面臨的情緒勒索。」此時我心裡非常地的確定,我必須有所為。

 

或許小班對交朋友的方法還不成熟,但是就是因為她們小小年紀剛入「社會」,反而更需要大人們的從旁協助。何況這件事已經嚴重影響到孩子的上學表現。然後,我跳出了草稿,真情流露:「我看她在班上那麼不快樂的樣子,完全不像她,我覺得非常心疼。」說完,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啊唷,COW失態啦,想起自己大學時因為參加籃球比賽撞斷了手,還因為失戀躲在衣櫃裡不肯出來,當時爸爸媽媽又是甚麼樣的心疼呢? 比較下來,我似乎太嫩了XD)

 

 

兩位老師表示確實這學期彤姐對活動參與的慾望降低很多。她們仔細地聽我說完,也同理我的心情,隔天隨即做出處理:調整全班的分組,讓彤姐與那位同學分桌坐。那天下課,我騎腳踏車載彤姐,用輕鬆的口吻問:「今天學校有發生甚麼事嗎?

 

她回:「! 有喔! 老師今天把大家換桌了,我現在在蘋果桌喔。」我心裡明白老師的用意,很是感謝。「那妳喜歡換桌嗎?」「喜歡。

 

孩子,妳都不知道為娘的用心良苦啊。(拭淚)

 

一週後,彤姐心情完全翻轉,又快樂的上下學了

 

 

這是彤姐進幼稚園的第一年,身為媽媽的我所感受的。每個孩子的個性不同,正式上學後產生的反應、面對的問題也不同,他們快速地吸收、成長,父母也必須調整心態,好好學習"應對"。事實上,在上學後發生的每一件事都對孩子心理產生不同強度的漣漪,做父母的只能多多留意,盡量作孩子的強力後盾,不為別的,只希望在她認識世界的過程中,是快樂的!

 

 

相片 2017-6-18 下午5 15 37.jpg

(歡送大班哥哥姐姐的表演,我亂黏失敗後婆婆補強縫製的兔耳朵)

 


啊,小班的彤姐,還有些趣事呢:

2016/10/8

彤姐ㄧ直有很Man的ㄧ面,比方說她堅持不綁頭髮,別說沖天砲了,連髮夾都不願意用。

 

聽說幼稚園老師都會幫小女孩綁頭髮,我ㄧ直期待彤姐能順勢開竅。

 

有ㄧ天她非常困惑的問我:「媽媽,為什麼同學都說我是男生?」

 

(妳同學都瞎了是不是!這媽媽也太激動)

 

但立即想此機不可失!我立刻推了推眼鏡:「這位帥妹關鍵就在綁辮子啊!」👧🏻

 

結果隔天放學,她居然真的頂了個沖天炮現身,老師驕傲的向我使眼色,好久沒這麼聽話我都要落淚了

 

⋯⋯⋯

 

但,sorry,這支沖天炮就只出現那麼ㄧ次。過了幾天我忍不住問彤姐:「妳上次綁的頭髮好可愛喲!妳為什麼都沒再綁了呢?」

 

她竟回答:「這種事體驗ㄧ次就夠了。」

 

(這語氣到底學誰的!?我嗎!?(掌嘴))

相片 2018-3-1 下午8 02 13.jpg

 

2016/11/24

彤姐的幼稚園運動會有個你我都熟悉的項目叫「大隊接力」,依規定小班生須跑30公尺,然後交棒給其家長跑70公尺,該家長再交棒給別的小朋友,以此類推。

 

什麼?我只要跑70公尺哦!太甘單了吧!😏(這位媽媽完全忘記距離上回賽跑已隔18年)

 

當前一棒衝了出去,我興奮又緊張的站好預備位置,然後向彤姐揮揮手,暗示她加油,好好跑!老媽在這邊等她交棒!👌

 

好!我看到彤姐接到棒了!快衝呀!

 

咦?她在幹嘛?我沒看錯吧?

 

是的,那位小妞,正左看~右看~逛、大、街!🙀

 

搞什麼飛機?

 

ㄧ旁加油的家長及老師全都笑歪,而我急的像熱鍋上螞蟻,整個失態大喊:「妳給我用""的!跑!跑!跑!」

 

(請體諒媽媽我實在沒學過大隊接力是用散步的啊)

 

沒料到彤姐會來個走秀,雖然只有30公尺,我卻感到有跑3000公尺般的久,身為她老母,不好好跑怎麼對的起其他同學!所以榮譽感已滿缸的我接到棒後立刻像被狗追的拔腿狂奔!🏃🐕🐕🐕

 

跑完後我上氣不接下氣的找彤姐問罪:「欸同學問一下,妳剛剛為什麼要用走的?妳該不會以為我們在玩"龜兔賽跑",當烏龜才會贏吧?蛤?」她搖搖頭回答:「不是啊,是因為妳說過啊,跑步可能會跌倒,所以要小心啊!對吧!」😒😒😒

 

相片 2018-3-1 下午8 01 48.jpg

 

(完)

(這篇好長)

(給看到最後的粉絲拍拍手你絕對三者之一:是(未來)好父母,也絕對是彤姐粉絲,也絕對...很閒齁XDDD)開甚麼玩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癲搗的雙峰駱駝 的頭像
癲搗的雙峰駱駝

癲搗的雙峰駱駝

癲搗的雙峰駱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