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月底,水瓶座的安弟出生,我人生劇本的「產婦」一角可說是打完收工,而嶄新的「一打二全職媽媽」旅程正式啟航。

 

咳,不,其實是一打三

 

蛤? 三? 誰?

 

(1.追不完的歐巴。2.無法掌控的婆婆。)

(這題太簡單…..您答對了嗎?)

 

 

當我人在月子中心,甚麼擠奶、取名字、母嬰同室、訂彌月蛋糕,因有頭胎的經驗而駕輕就熟,想起兩年多前剛當新手媽媽那時的慌張無助甚至崩潰痛哭,現在只想點一支菸(誤)。

 

腦袋瓜也挺聰明的,早早安排2歲3個月、正介於半天使半惡魔的彤姐給娘家照顧,想念時可直接遙控老爸開車載來,其餘時間就當在度假,閒聊、上網、發呆,完全是女王。

 

那,老公呢?

 

啊唷不得不承認,這都兩胎了,哪還有甚麼粉紅少女心,期盼他快點下班,轉手指小踱步的怪他去應酬;哪還有甚麼粉紅少女心,需要看他睡臉聽他呼吸,在半夜起床擠奶時,緊張”把茲把茲”的聲響吵醒他。

 

別了吧,老娘要在人生(應該是)最後一次的坐月子,自由點。

 

 

 

直到…..

 

直到,『婆婆』來探望,自由的氛圍就這麼染上一股寒氣(登登登等~)。

 

說也奇怪,可能第一胎坐月子時,為塞奶跟缺奶所苦,為睡眠不足跟人生驟變所困,不太focus在婆婆甚麼時候來、來了要聊啥之類的問題上。出關後的婚姻生活,也因為與老公間種種的觀念不同打起場場混仗,這當中婆婆都不是”焦點”。

 

啊應該說,一直以來我根本沒多餘的精力去處理面對這號人物,以及「正視」、「經營」與她的關係

 

如今,沒有老公在旁充場面、沒有彤姐機哩瓜啦轉移焦點,諾大的房間就只有我倆。可怕的是從她進房到坐定位,我似乎把能說的話都說完了(對,就是打招呼而已啊)。她摸摸沙發,說著年過六五坐公車來實在有夠便宜,問著金孫吃的如何長的如何,我不斷的吞口水、又起身倒水,同一個話題總維持不到兩句。我加碼說著生安弟(3hr)居然沒生彤姐(1hr)快,她比拚說當年生老公還生了兩天。我尷尬的笑了一下,這陳年舊事我聽過好幾遍。此刻婆婆只離我兩隻手臂的距離,我卻忽然發現,在一起住了2年多好像都沒這麼眼對眼的靠近過。

 

身為媳婦,或許我該感到慚愧吧??

 

 

媽媽,寶寶餓了喔,妳要來餵嗎??還是用庫存?」護士的來電通知救了我。「要要要我去我去」我披上外套裝忙離場。

 

在哺乳室,一待就待了近1小時,其實安弟早已酒足飯飽睡得香甜,我卻垂頭不斷想著:「考慮請育嬰假的時候,怎麼會忘記婆婆了月子出關後,我就得每天24小時在家面對她了呀!

 

Oh My God!

 

回到房間,婆婆已離開。好,放輕鬆,沒關係,我承認目前媳婦的角色我是不及格的,但我仍能靠往後的全職媽媽時期向老天爺要點加分機會。我得放下成見,專心試著”熟悉”這位家人,或許出關後的生活,就不是想像中的一打二、而是二打二而已呀。

 

 

我真的好樂觀。

 

 

不過事與願違,當我回家,安頓弟弟、接回姐姐,混亂的度過第一個禮拜後才驚覺,咦,怎麼原先婆婆分擔的家事,忽然間都無人認領。蛤......難不成….難不成….難不成現在全歸我了嗎?????

 

是的,您答對了。

 

既然沒有上班了,那麼家事就要多做些。」婆婆明示。

..是啦」冷靜,往好處想,公主是該好好學著承擔全家人的家務了。

安安妳也不用都親餵,奶擠出來我來餵就好。

....」此乃好事一樁,至少婆婆主動願意餵奶,離二打二的合作模式更近了。

 

但是,2個月過去了….4個月過去了….,感覺新生活仍在整頓它的秩序,我還是一心多用、手忙腳亂的。有一天我在餐廳收拾碗筷,心裡想著那鍋衣服應該洗好了,啊shit又溢奶了,等一下要先擠奶還是先曬衣服, 好想叫婆婆去曬啊,但哪敢開口啊。我邊嚕桌子邊往客廳看去,彤姐正拼命盧著滑手機的婆婆快念故事書,而安弟則自個兒躺在遊戲床裡踢腿揮手該該叫。

 

就在那瞬間,忽然有一股氣衝了上來.....

 

氣自己,我不是請「育嬰」假嗎?? 怎麼變成「打掃」假了??

 

氣自己,明明知道婆婆沒有義務幫忙,卻因同住一起而無法無視她的人力!!!

 

或許自己真的太草莓了。但請假的初衷,是為了能多跟孩子互動、多多相處,我不能讓自己只變成”旁觀者”。我必須要翻轉這個情勢!!

 

 

於是,當晚跟老公商討完畢,隔天一早我就斗膽向婆婆挑明立場:

 

媽,我們打算要找個清潔人員來幫忙。」「? 」「因為我請育嬰假的目的是要多跟孩子相處,不是都用來打掃的。

 

好猖狂啊這位媳婦。

 

 

 

(to be continued…..)

 

452C854E-4560-4989-8D15-38F98D3FC70C.JPG

安弟出生當天。彤姐第一次見到他。直說:「寶寶出來了!」對他滿是好奇。興奮不已。

 

DSC06998.JPG

兩個月後,彤姐只覺得「奇怪,他幹嘛要一直待在我家,哼」

 

 

 

媳婦猖狂後的隔天,婆婆默默重拾往日家務。 I’m sorry, Mom(in law),小女子灸無能啊。

 

 

 

 

昏陰的第17章祕密活動已抽到那位幸運兒,我會私訊你唷!!!(啊但現在是凌晨2點,我等明早再私訊喔~不打擾啦^^)

 

 

更多茶餘飯後博君一笑的故事請來臉書交個朋友!:https://m.facebook.com/crazy.crazycamel/

 

 

15442151_10154787001511613_6339802884626193245_n.jpg

 

 

 

 

 

 

 

 

創作者介紹

癲搗的雙峰駱駝

癲搗的雙峰駱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